LZ0526

人生终其一生的目标--当一个腐女和追星(两者并没有冲突##)。以后还是会将这个兴趣贯彻始终,如果能成为我未来的帮助就太好了qwq

[Vjin] 小心翼翼


金硕珍是从梦中醒来的。
这显然不是什么美梦,因为他起来时发现自己出了一身汗。
全身黏腻的感觉真的不是很舒服,他起床洗了个澡,再次躺回床上时却毫无睡意。
放在床头的闹钟显示着现在已经是凌晨3点了,时针滴滴答答的转动声在偌大的房间里更是一下被放大,那单调的声音显得孤零零的金硕珍是如此的寂寥。
金硕珍没由来地感到烦躁。
他不停地换着姿势依然无法入睡,被子的摩擦声让他更加心烦意乱。
方才的梦境忽然间一幕幕在脑里回放,在这样漆黑的环境里金硕珍忽然间害怕了起来。
"唔....."他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小声地说话。
像是发出求救一样,无助又害怕地叫着梦里的那个人。

"泰亨......"

金泰亨在房门被打开的那一刻就醒了。
本来就不是睡得特别沉,这下更是睡不着了。
想着大概只是爱操心的哥哥们例行的探房检查,原本他是打算装睡的。
直到床上空出来的位置被填补了之后,他才意识到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
这个时间点还会钻进自己的床,除了自家那个傻乎乎的大哥兼恋人,应该没有其他人了吧。
金泰亨睁开眼,果不其然看到一头黑发抵在自己的胸前,两只手小心地抓着自己的睡衣,一副小动物的模样。
金泰亨把人抱进怀里,毫无意外地感受到金硕珍的身体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而变得僵硬。他用手指梳理金硕珍的发丝,低沉的嗓音在这宁静的夜里显得特别有磁性。
"怎么了?"
"......抱歉,吵醒你了?"
金硕珍抬起头,无辜又委屈的双眼眨巴眨巴地看着他,让金泰亨忍不住在他额间落下一个吻,摸着他的后脑勺说"没事。"
"倒是哥,怎么还不睡?还跑到这里来?"
金硕珍在金泰亨的怀里蹭了蹭,找到了舒服的位置后把自己埋得更深,像是要融进对方的身体里,却什么也不肯说,只是摇摇头要金泰亨快睡。
"哥在旁边我怎么可能睡得着。"金泰亨失笑,看向怀里把自己缩成一团的金硕珍的眼神却愈发温柔。
虽然在镜头面前金硕珍总是不顾形象,可是他其实意外地不会撒娇。所以即使交往了这么久,他也很少看见金硕珍主动示弱,或者依赖他的时候。金泰亨曾经为此对两人之间的年龄差懊恼过,想着是不是如果自己不是比金硕珍小的话,情况就会有所改善。
他一直希望自己能成为金硕珍可以依靠的人,所以不停地想要长大。年龄差已是既定的事实,那至少,希望自己能够成熟稳重起来,不要再让眼前的人把自己当成是年幼的弟弟了。
如今,金硕珍在大半夜里扑进他怀里,安静的模样却满怀心事,金泰亨就更加不能坐视不理了。
他小心翼翼地拍着金硕珍的后背,轻声地问着他: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哥?"
过了许久,久到他以为金硕珍都睡着了,他才看见金硕珍轻轻地点头,然后伸手环上他的脖子。

金硕珍抬起头,眼眶发红的样子瞬间把金泰亨吓坏了。
他捧起金硕珍的脸,语气都急促了起来。
"怎么了?干嘛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被玧其哥骂了?还是柾国智旻又惹你生气了?哥你告诉我是谁欺负你,我明天......不我现在就找他们算账。"
金硕珍被金泰亨连珠炮似的发言给逗笑了,内心也突然没那么堵得慌了。
"没事。"他牵起金硕珍贴在他脸颊的手,"就只是做了个不好的梦而已。"
"不好的梦?"金泰亨皱起眉头,等着金硕珍把话说下去。

"嗯......是一个,泰亨想要跟我分手的梦呢。"

金硕珍努力想要把梦境说得轻松点,可是回忆起来鼻子却还是有点发酸。自己也知道只是因为做了个噩梦就跑来找金泰亨挺逊的,可是或许是梦境太过真实,又或者他只是有些缺乏安全感,所以才会做出这些平常都不会做的举动吧。
梦里的金泰亨忽然一脸冷漠地甩开金硕珍的手,然后拉着另一个女人的手离开了。而自己则是坐在原地不停地哭,看着两人曾经甜蜜的片段在自己眼前回放又在像玻璃一样碎成一片,而金泰亨的背影则越走越远.....
虽然金硕珍一直扯着嘴角,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到中途甚至还用大叔语气说着"呀,都什么年纪了还做这样的梦实在太搞笑了啊盒盒盒盒",可是在一旁听着的金泰亨,脸色却越来越黑,不满的情绪都写在脸上。
金硕珍当然也察觉到了,他后知后觉地开始害怕自己让眼前的弟弟不高兴了,放低语气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无辜一点:"泰亨呀,不然我们说到这里就好?"
"继续说呀,反正我在哥的眼里就是一个会玩弄别人感情的骗子是吧。"
金泰亨板着脸,故意和金硕珍唱着反调。
气氛一瞬间变得凝重。
金硕珍有些委屈地低下头,想着自己好不容易才肯告诉他这些却还惹他不高兴了。转念一想自己也有错,只好拉着金泰亨的衣角歪着头问他:"......生气了?"
"是啊,生气了。"金泰亨特意拉高语调,看见金硕珍委屈地扁着嘴后把自己的脸向前凑,"如果珍哥能够亲我一下可能我就会消气了吧。"
"诶?"
金硕珍的脸一下就红了,而金泰亨则是闭上眼睛,孩子气地朝他努努嘴。
金硕珍拿他没辙,最终还是快速地亲了上去,蜻蜓点水般在触碰到对方的唇后便快速抽离。

这样就没了?

占到便宜的金泰亨先生如是想到。
金泰亨对于恋人的笨拙又好气又好笑,张开眼却看见对方一脸期待地望着自己,跟小动物惹怒主人求原谅的表情没什么两样。
其实金泰亨原先只是有些赌气,要他亲亲自己也只是想要逗他,现在看到金硕珍这般可爱的模样态度更是软了下来。
"因为哥太可爱就原谅哥啦。"金泰亨叹了口气,心想这辈子注定是败在这人的手中了。
他把怀里的金硕珍搂得更紧,然后小心而又温柔地在他的脸上落下细碎的吻。从额头,到眉毛,再来是眼睛,高挺的鼻子,脸颊,最后轻轻咬了下金硕珍那饱满的下唇。
"痛....."
金硕珍没想到金泰亨会在最后来这招,所以即使金泰亨没下重手他还是吃痛地叫了一声。
"这是给哥的惩罚。"金泰亨嘴上是这么说,拇指却还是轻抚着被咬破的地方,眼神满是心疼:"以后不准在做这种梦了。"
金硕珍在他怀里乖巧地点头。
"哥一点都不知道我有多么喜欢你。"想到这金泰亨还是有些生气,他捏了捏金硕珍的脸颊:"如果可以,真想和哥两个人在外面找个房子一起住。这样哥就只会给我一个人煮饭,和我一个人玩,也不需要分房睡,就不需要把关心分给其他人了。这样的话我们相处的时间也会变多,你是不是就不会做这样无谓的梦了?"
金硕珍低着头,保持沉默。
"不过我也只敢想想。"金泰亨知道他又开始自责了,"因为和大家在一起玩的时候的珍哥是最开心的。虽然只和我在一起也很好,可是我更喜欢看见哥在给大家做饭的时候那幸福的笑容。所以就算有时候会吃醋,不过就算了吧。"
反正也只有我能让哥乖乖地躺在怀里嘛。想到这里,金泰亨忍不住甜甜地笑了。
"抱歉呀泰亨......"
金硕珍垂下眼眸。他是真的没想到金泰亨想了这么多,也才意识到彼时那个只会闹他的弟弟现在真的长成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了。现在的他,已经不再是只会跟自己撒娇讨抱的小孩,反而足够把自己拥进怀里,在这宁静的夜里温柔地安慰着他没事,把自己心里所有的不安都抚平。
直到自己在金泰亨怀里不争气地掉下眼泪的那一刻,金硕珍才真正了解到自己是多么想要依赖眼前这个男人。
"我说这些不是让哥自责的。"金泰亨轻轻地拍着金硕珍的后脑勺,"不过能趁这个机会把想说的话都说出来我也很开心。"
金泰亨看着他,笑了。
满是爱意,充满温柔的笑容。
金硕珍被他弄得有些心动。他思考了一下,最终抵上他的鼻尖,结结巴巴地说着:"我,我我也很喜欢泰亨哦。超、超级喜欢的那种。"
他不太习惯说情话,所以即使是这么蹩脚的告白,他还是忍不住赶到害羞,觉得自己全身热烘烘的。
想到金泰亨一定发现了,他又不禁感到丢脸,脸蛋变得更红了。
金泰亨看着金硕珍的脸蛋慢慢从白皙变得通红,在说完话后迅速地把眼神移开不敢看他。
他想,这哥究竟有没有意识到自己到底多么可爱,又忍不住轻笑出声,用手抵着他的下巴给他来了个深/吻。
把怀里的人吻得迷迷糊糊了他才甘愿放开,对着金硕珍小巧的耳垂咬了一口,如愿地听到怀里的人一声轻颤。
"好不容易才把哥骗到手了,我才不会让你离开呢。"
"哥也是,别丢下我啊。我可是会死缠烂打的。"
金硕珍在他怀里用力地点头。
"已经四点了。"金泰亨瞥了一眼墙上的时钟,想想还是不忍心看到恋人一夜都睡不好:"睡觉吧,我陪你睡。"
"嗯......"大概是真的困了,金硕珍的声音听起来软软糯糯的。
他抓着金泰亨的手,十指紧扣着,抬头问金泰亨:"那,牵手睡?"
因为方才的接吻金硕珍的双眼还布满水汽,歪着头问人的样子看得金泰亨有些口干舌燥,他不自觉咽了口水,哑着嗓子说:"哥你还是快点睡吧,再不睡就真的不用睡了。"
语气充满了无奈。

金硕珍没过多久便睡着了。
他原本想要让自己在清醒的状况下依恋在金泰亨的怀里久一些,但或许是金泰亨摸着他头发的举动太过舒服,或许是金泰亨一直温柔地地拍着他的背,更可能是因为金泰亨一直不停地吻着他,在他耳边轻声细语地说着"喜欢哥",没多久他便安心地在满是金泰亨气息的环境里睡着了。
金泰亨观察着睡得香甜的金硕珍一阵子,确定他真的睡着了,并且没在做噩梦,悬着的心才终于落了下来。
看来这次是做了个好梦呢。
金泰亨看着金硕珍的睡颜,心里的柔情满得都快要溢出来了。
他最终还是没忍住亲上金硕珍微微扬起的嘴角。

晚安,硕珍哥。

-------------------------------------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如果能因为我的文章而感到开心,实属荣幸。
因为太喜欢围巾了,可是粮太少,只好厚脸皮地用自己的渣文笔来产粮,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请多多包涵TvT我接触防弹的时间不是太久,所以也不敢说自己有没有把两人的性格抓好,如果有什么OOC的地方也请大家指出来。
这篇的脑洞是源自在玩脑洞关键字的时候给了小心翼翼,所以尽量想把泰亨小心又温柔的体贴写出来,不知道能不能让大家感受到呢。
最后,希望围巾大发,发更多的糖吧!

看着这个分队突然冒出了一个脑洞:

难得和被被分到同一队的爷爷想要趁机靠近被被和他卿卿我我,结果每当稍微咬靠近的时候就被堀川出来打扰--

"嗯?爷爷请专心一点好吗?"
"哈哈哈,谢谢呢,同样的话也送给你如何?"

就在两个人表面友善笑眯眯地看着对方,背后却同时散发黑气内心也早已开始了一轮打斗......

--我们的山姥切哥哥早已经被短刀们围得团团转。

短刀们:山姥切哥哥,他们在干什么?
被被:别管他们。

就只是一个很没意义的脑洞。(###
[我这个非洲人如果不是靠手机版一辈子都拿不到爷爷(哭)]

〖也算是玄学〗论一个腐女如何掉进三山坑

*非洲审求爷爷来本丸调戏国酱

*如果你看完了这篇衷心感谢你

*废话很多

清楚记得自己是在5月生日后的几天就入坑了。

说来惭愧,当初急着入坑还是因为看到pixiv上的三日鹤同人图(画风太美太吸引眼球),然后就吵着朋友大叫:"教我怎么玩刀剑!!!"(明明人家是很积极地要拉我玩舰队

然后一开始选初始刀的时候内心满满都是被"鹤丸呢鹤丸呢鹤丸呢"刷屏(←一直以为什么刀都可以选的笨蛋),在一番纠结后因为山姥切的声优是M野而选了他。(当然还是看脸(#

一开始觉得山姥切真的很帅气(尤其是没有披布的时候),然后日语废只简单听懂了几个词,上网查了下才发现原来山姥切如此的钻牛角尖,自卑得惹人怜爱。当初一看完资料连想哭的心情都有了,第一次那么强烈地产生想要拥抱他的冲动,或许或多或少是因为跟自己的性格有些相像吧(朋友语)。

也忘记到底是怎么接触到三山,总之在察觉之后手机内的三山同人都不知道超越三日鹤多少倍了。真心很喜欢这个cp,觉得山姥切这个可怜的孩子真的太需要别人疼爱(外加适当的欺负)了,所以也就认定了爷爷是最适合照顾他,克服他自卑个性的人选。萌上三山我真的觉得很庆幸,所以.........

爷爷你到底什么时候要来本丸啊啊啊啊!我5-4打了那么久资源也砸了那么多就连景趣都给你换成夏夜了你到底要不要来!不来山姥切就归我了啦!!!即使我是从非洲来的看在山姥切的份上你好歹也来来嘛!你要是来了我给你夜袭!我给你和山姥切LOVE LOVE放闪花式虐我这个单身狗还不行么!一句话,你到底还要不要山姥切![山姥切OS:关我毛事........]

→来自非洲审的约定:三日月若来,我学习品茶赏月一个月。(#

陳奕迅的好久不見带入靜臨简直催泪。


不再去說從前,只是寒暄。

對你說一句 只是說一句--


"臨也,好久不見。"


〖骸云〗无聊短打

"吶呐小麻雀,我问你啊。"

"说。"

5岁的云雀静静地翻阅着书本,在阳光的沐浴下显得很文静。

"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六道骸屁颠屁颠地凑近云雀,然后云雀也默默地挪向旁边。

"谁说我喜欢你了。"

不懂声色地接着翻书,云雀的耳根却悄悄染上了红色。

六道骸假装没看见云雀的变化,自顾自地把话说下去。

"如果你回答我的话,我就送你这个哦。"

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某样东西。

胖嘟嘟,长着黄毛的小鸟。

"啊......"

果不其然动心了。

--对付傲娇就是要投其所好。

沾沾自喜地定下结论,六道骸趁云雀手快要碰到小鸟的时候把鸟拢向自己。

云雀赌气地撅起嘴巴,最终不甘不愿地开口:

"我最讨厌你了。"

一不留神,原本手中的小鸟就被夺走了。

--好,好可爱。

看着脸蛋染上一层嫣红的云雀,六道骸石化了。

"我,我以后一定要娶恭弥当新娘!!"

就这样,我们的六道骸先生今天也一样因为被萌得失血过多而送院治疗。